首页 »

钩沉|唐英年之父,邓小平赞他是来内地投资的001号

2019/10/9 23:01:38

钩沉|唐英年之父,邓小平赞他是来内地投资的001号


9月26日,来自香港、上海以及无锡等地的代表聚集在上海市政协,专门为一位长者的传记召开了一场座谈会。

 

这本传记的主人是一代商业巨子、在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后首批在内地投资的香港商人唐翔千。他的儿子,全国政协常委、香港知名人士唐英年出席了座谈会。他说,父亲年事已高,但素来低调行事,从来没想过为自己立传。在各方劝说下,才开始回忆往事,讲述人生印迹。希望这本书能激励年轻人积极创业、兴邦振国,为实现中国梦积聚正能量。

 

 

书中回忆唐翔千的人生轨迹,讲述了他为香港发展和回归祖国所作出的杰出贡献,赤诚报国、呼应改革开放,带头回内地投资办企业的积极作为,以及热心慈善、倾力支持教育和其他公益事业的感人事迹,亦处处展现了他与上海的不解之缘。

 

拿到“001号”上海合资企业经营执照

 

1923年,唐翔千出身于无锡纺织世家,曾就读于上海大同中学,1945年于大同大学商学院毕业,并赴海外求学,上世纪50年代定居香港。改革开放以后,唐翔千成为首批在内地投资的香港商人,曾创下多个第一。比如参与深圳的第一批补偿贸易,在乌鲁木齐创办新疆第一家合资经营的天山毛纺织长,在上海办起第一家沪港合资企业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。

 

在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上海市原市长徐匡迪印象里,唐翔千慈祥、忠厚、平易谦和。

 

令徐匡迪印象深刻的是,唐翔千对上海情有独钟,在沪港经济合作中,他创下许许多多令人称道的“第一”,在当时的外商投资处女地的浦东建立了第一家合资企业——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,领取了具有历史意义的“第001号”上海合资企业营业执照,开创了上海合资企业的先河。联毛成立5周年之际,时任上海市长江泽民亲临现场祝贺,充分肯定联毛合资的成功。

 

后来在联毛基础上,他又发展成立了多家企业,成立了第一个中外合资的集团性公司,继而又成为第一家中外合资的股份制上市公司。1985年,他与相关其他著名企业家一起,组成了香港沪港经济发展协会,并任创会会长。

 

在1984年的一次访京之旅,唐翔千受到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接见,邓小平握住他的手,笑呵呵地说:“我知道,你就是香港来内地投资的‘001号’!”

 

在后面的交流中,邓小平很用心地听着,不时插话。在访京团成员发言后,他谈了自己的看法:“中国人有两个传统,一个是不信邪,在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面前都稳如泰山,对什么样的风浪都不害怕;再—个就是中国人从来说话都是算数的,我们说对香港的政策50年不变就是不变,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 两个小时的会见,年近八旬的邓小平始终精神矍铄,临别时他握着唐翔千的手,再次强调:“放心吧,50年不变——不会变的。”

 

 

这次会见令唐翔千心潮澎湃。他决定转型——不做纺织行业,投资电子行业,“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”。

 

以宗教般虔诚搞实业

 

唐翔千从纺织转型电子产业,创办的“生益科技”陷入艰难困境,经历连续三年巨额亏损,银行相继催缴贷款,最终他从差点撑不住的“寒冬”,迎来明媚“春天”,创下利润新纪录,一年狂赚三亿多元。

 

“我们这代人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愿望,希望祖国强大,不再受人欺负。我把强国梦寄托在实业上,‘实业救国’是我们的祖训。”唐翔千曾对当时担任广东生益科技总经理的刘述峰这样说。

 

唐翔千说,我不是一个聪明人,所以我不搞房地产、不搞金融。只有非常聪明,胆子又非常大的人,才能做这些行业。我明白,搞工业很辛苦,说“呕心沥血”一点都不过分,可是只要你努力干了,一定会有回报。很多人办工厂、搞实业失败,最根本的原因是不专心,心猿意马,办厂的时候又去搞别的什么,想发横财赚快钱。他们不是死在实业上,就是倒在其他地方,死在无限扩张上,死在三心二意上。

 

刘述峰发现,唐翔千对办工厂、做实业的热爱,已经到了一般人所无法理解的地步,只能用一个词形容:宗教般虔诚。

 

唐英年在序中讲到,“父亲是我们的偶像”。父亲给他作出的榜样:一是勤奋,二是谦让,三是硬气。他说,不足10年,自己从一个没有政府工作经验的人升至财政司司长,并不是依赖“好命”。因为做过工业的人,基本上都不会相信“好命”。工业家付出半斤,最好的结果取回八两。什么不劳而获、一本万利,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工业家身上。对工业家来说,所有看似幸运的事情,背后都有可歌可泣的故事。这是他从父亲那里得到的“真传”。

 

投资的一分钱都不会拿回去

 

唐翔千对上海的情有独钟,与他的父亲唐君远息息相关。唐君远曾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,是一名原工商业者。改革开放之初,刘靖基在上海工商联一次会议上提议,成立一个经济组织,让资本家出身的人出钱认购股份,为国家经济出点力。

 

唐君远举双手拥护。他说,“公私合营后,我口袋里已经没有多少钞票了——不是哭穷,我会叫我的大儿子翔千帮忙拿出钱来。我不指望赚回多少钞票,只希望为社会、为国家做点事情。”

 

 

这个公司就是后来的上海市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。唐翔千根据父亲的意思,将100万元打到新公司的账上。爱建上市之后,有人劝他见好就收。唐君远说,当初投这些钱进去,不是为了唐家发家致富,不是哄哄人做做样子,“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,还是让他们留在公司继续发挥作用吧。”
 

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也是在唐翔千资助下成立的。这个基金会源于1987年在他母校大同中学设立的奖学金、奖教金,后来多次增资以及基金会的良好运作,目前资产超过2亿元。2010年起,他和上海大学和江南大学分别签署协议,各捐资4000万元,合作创建翔英学院和君远学院。他曾两次写信给时任国务委员的刘延东:“国运兴衰,系于教育,教育振兴,全民有责。我虽年事已高,但我对人才培养,特别是工程师的培养仍有深厚感情。”



(图片来自《唐翔千传》,题图为唐翔千夫妇和大儿子唐英年。 编辑邮箱:shzhengqing@126.com)